楚天都市報訊
  本報記者陳詠 特約記者陳偉 通訊員楊德文 柳進文
  2011年5月後,孝感市孝昌縣魏店鎮沿港村村民發現,村子里那個讓人頭痛的“武瘋子”饒林(化名)再也沒有出現過了。今年10月10日,魏店派出所的民警們瞭解到這一情況,遂立案調查。一天后,此案告破:饒林的父親在無奈之下,勒死了他。此前,饒林病發打死了自己的母親,被釋放後雖經治療,但因家庭貧困,病情未能得到控制。
  今年1月1日,新刑事訴訟法增設“強制醫療程序”,規範了精神病患者的處置流程。有律師表示,期盼財政兜底救治“武瘋子”儘早落到實處,避免這類家庭悲劇再次上演。
  “武瘋子”莫名失蹤兩年
  饒林是孝昌縣魏店鎮沿港村人,出生於1989年,他是什麼時候得的精神病,家人們都記不大清了。他的父親饒武(化名)說是在他上小學的時候,而他的二哥,則說是在七八年前帶他出去打工的時候。
  2008年3月8日,突然發病的饒林,用一塊重達50公斤的水泥板,將自己的母親打死。公安機關立即將饒林刑事拘留。進入法院審理程序後,經專業醫療機構鑒定,饒林患有精神疾病,不負刑事責任。饒林被釋放後進入孝昌縣康復醫院治療。1年後,饒林病情有所好轉,加之家境貧困,無力承擔其治療費用,饒林出院,在家吃藥治療。
  出院後的饒林,還是經常發病,動輒出手傷人,讓家人和村子里的人頭痛,但都無可奈何。沿港村村民徐某告訴記者,饒林經常守在孩子們上下學的路上,很多學生都被他打過。
  但在2011年5月後,村民們發現,饒林再也沒有出現過了。當年6月初,饒林的二哥從河南迴家,沒有見到弟弟。父親饒武告訴他,饒林被他送到孝感一個醫生那兒去了,那個醫生“沒有兒子”。
  家人和村民們雖然都覺得奇怪,可總算擺脫了饒林騷擾的人們,誰都沒有去深究。
  父親無奈之下勒死兒子
  2013年10月10日,孝昌縣公安局衛店派出所的民警們,在工作中發現了這一情況,並將情況向上級反映。從諸多疑點中,辦案民警認為,饒林的父親饒武有重大嫌疑。當天,警方對61歲的饒武進行傳訊。辦案民警剛問一句“知道為什麼叫你來嗎”,饒武就立即招供:“兩年前,我勒死了自己的三兒子。”
  饒武交代,饒林出院後,經常發病打人,兒子一打人,就有人找上門來。而在家進行治療的兒子,也不配合治療,經常不吃藥。2011年5月的一天,饒武在家叫饒林吃藥。給藥的時候,饒林一磚頭從後面拍來,饒武躲了一下,磚頭狠狠地拍在他的肩膀上。忍住疼痛的饒武,繼續勸說兒子服藥。饒林主動要求父親將他捆在床上喂藥,但藥喂到嘴裡,他又將藥全部吐了出來。想起兒子以前的種種劣跡,再想到病治不好“這日子沒法過”,饒武從旁邊拿起一根尼龍繩,走到兒子身後……
  當晚8點,饒武將兒子的屍體埋到了門口填了一半的池塘內。兩天后,饒武請來挖機,將整個池塘填平。10月11日,在饒武的指認下,辦案民警在池塘內挖出饒林的屍骨。前日,經DNA鑒定,挖出的屍骨確系饒武的兒子饒林。
  案件告破後,饒武表示願承擔責任,他說:“兒子出院後,病情反覆無常,經常動手打人,還用刀捅傷過我。這麼做,是免得他再害人。”
  沿港村村民對饒武表示同情,要聯名寫信,請求儘量輕判饒武。
  律師說法
  政府兜底救治重症精神病患

  方能避免悲劇重演
  早在2008年,饒林打死母親後,饒武就曾在民警面前憤怒地嘶喊:“我養你這麼大白費了。”兒子被抓後,饒武曾強烈要求能夠讓兒子承擔刑責。“他進去以後,我靠著其他孩子生活會更好一些,他在身邊威脅更大,說不定也會向我下手。”然而,饒林在入院治療一段時間後,仍然回到了父親饒武的身邊,這才導致了悲劇的再次發生。
  昨日,記者就此事採訪了湖北首義律師事務所律師張萍,張萍表示,饒林在殺死母親後,曾經被家人和公安機關送入康復醫院進行治療,然而,由於經濟等原因,饒林並未完全康復就出了院。“而這幾乎是大部分有暴力傾向精神病人家庭共同面臨的問題,他們大多家庭貧困,無力承擔強制醫療的費用。”
  張萍說,今年1月1日,新刑事訴訟法增設“依法不負刑事責任的精神病人的強制醫療程序”,為“武瘋子”肇事後的處理提供了法律依據。新增設的這個程序一個重要原則是,家庭付不起治療費用的,由政府財政承擔。
  張萍希望,由政府承擔治療費用的強制醫療實施範圍應儘量放寬,讓這種病人都能得到治療;實施門檻應儘量降低,政府財政多補貼,相關費用多減免。她建議,治療後期,還需有一些社區康復機構容納這些精神病人,給予康復指導,讓他們融入社會。如此,才能避免類似悲劇不斷重演。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zz99zzsk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